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Studio Bro Time

在 Bro Time 從沒虛度的 Brother Time,《Golden太子Bro》三周年回顧|專訪血肉果汁機阿霖、Matt


2021 年血肉果汁機專輯《Golden 太子 Bro》大獲好評,如今發行屆臨三週年,三年間他們走跳過無數場合,然而《Golden 太子 Bro》的誕生,事實上正逢團員更迭、狀況橫生,製作人 Matt 此時的加入是多種巧合而成的強心針,緣分帶著他們走向了新的視野。


《Golden 太子 Bro》創作歷程


樂團的創作模式是由 GIGO 率先提出概念,然後由阿霖編曲做出架構,有了輪廓後等待 GIGO 創作台語歌詞,最後再回到 Matt 手上製作細節。阿霖解釋:「就像有道煎漢堡的生產線,GIGO 選擇口味,我準備好食材製作,經過經紀人及團員試吃,Matt 則定調最終呈現。」製作人 Matt 則會要求接地氣的狠勁和氣口,那才是屬於血肉果汁機的「語言」,重視氣韻和衝擊感。 


— — 〈中港方程式〉你我的那條人生路


阿霖小時候熱愛電影電玩,聽到故事腦中會出現畫面,創作時以配樂概念建構故事輪廓,前一張專輯的〈馬里亞納〉講述交換靈魂,他就透過樂曲和 riff 框架出一場地獄十八層的墜落。溯源歌曲〈中港方程式〉則加入了阿霖的生命經驗,他在南投出生,台中長大,青春和生活自帶台中基因。最早 GIGO 提出想要一首有關方程式概念的歌曲,阿霖想起過去走中港路上班(現稱台灣大道)的回憶組合而成,「我很多份工作都是走在這條路上,上班時常累得睡過頭,那條路總是很多車,很多人都跟我一樣騎行中港路趕上班。想起那個奔走加速的畫面,才做了開場時的吉他 riff。」最後金毛做了beat添加了嘻哈元素,再回到Matt與阿霖手中完成這首歌。Matt 形容這是一首「將五聲音階徹底發揮,讓人出乎意料的吉他配置。」的歌曲,倘若人生是一場電影,那段奔走就是不需要言語的開場白,至今這首歌仍是阿霖的專輯最愛。


— —〈感謝勞力〉的重實情意


〈感謝勞力〉以台語詞彙「勞力」(「Lo lat」)為題,血肉果汁機常掛嘴邊,這四個字是老歌迷們都懂的默契。概念清楚,情意卻很重,創作時更要謹慎,從編曲到歌詞、beats皆慢慢拼湊,再版多次才完成最終版本。「我跟GIGO 一路走來十七年,血肉果汁機如果成功,絕對不是靠著台上的五個人,而是幕後這群撐著我們的人。不論經紀人、工作人員和現場樂迷,離開或留下的,很多人促使我們達到此前的成績。我們喜歡音樂而持續盡我們所能,可是路上這些人很值得被我們一路感謝。」

共同提升等級的 BroTime 製作力


Matt 曾在學生時期向GIGO 學唱歌,直到 Matt 從美國學習音樂回國,透過單曲〈Daddy Daddy〉首次和血肉果汁機合作,才因緣際會正式加入樂團。阿霖認為 Matt 的製作富含品質,把金屬樂所需要的聲音肥度和寬度、演唱者的穿透力和擺放位置清楚地做出來,當下就對Matt的製作情有獨鍾。


「Matt會分析樂團需要、花時間同理和緩解碰撞,將作品當成自己的創作,真正落實『Bro Time』工作室的精神。製作人多半較強勢有個性,但在Bro Time 你會很像跟好兄弟聊天。」阿霖也會觀察學習Matt 的溝通方式共同成長,不只是血肉果汁機的音樂,也作為「小分隊」進行不同製作案,還會驕傲地將Matt推薦給各方朋友。


Bro Time Studio 製作回憶

《Golden 太子 Bro》製作期約一年半,當中一兩個月週末密集留在Bro Time常駐。創作是快樂的,錄製細項卻是痛苦緊湊的,Matt 有個小黑板,上面清楚地寫出進度表,進錄音室就依據團員各自進度執行。阿霖是最常留宿在工作室的人,早上 Matt 進來工作室打開電腦的那一刻,阿霖會乖乖起床默契地繼續開工,缺乏靈感或想要休息片刻時的傍晚他們會到工作室附近夜市大吃,來到 BroTime 這件事變得有些「好玩」起來,阿霖有自己一套的美食路線,「必吃的是麻辣魚蛋,炸豆腐、烤魚也一定要吃,再配上冰涼水果冰茶,壓力整個一掃而空。工作一定有疲乏期,要有好吃的東西讓我們可以撐過去。」


尋覓味覺也像是輔助聽覺,留存了趣味的記憶、在五感之間尋求緩和以及安慰。有時候待了一整天沒有產出就會去吃東西,但一有靈感就會持續做到廢寢忘食。「我們還是有很認真做音樂啦,不然這張專輯怎麼產出來的!」一起吃飯看起來尋常無心,卻也成為 Matt 初創 Bro Time 時的精神實踐,團員有時會帶小孩來這裡團聚,像家族聚會也更像名副其實的 Brother Time。


《血肉男孩水晶湖秋令營》


2023年血肉果汁機邀請了金屬大團Crystal Lake共演《血肉男孩水晶湖秋令營》,阿霖和 Matt 本來就很喜歡他們,大港開唱時他們跑到Crystal Lake的舞台下跟歌迷一起衝撞,當個稱職樂迷,充分感受到十年沒見過的激烈熱情。大港演出後血肉果汁機和Crystal Lake一起吃飯,愉快聊天之下雙方都提出有合作演出的意願,秋季共演的種子也就默默種下。



除了合作Crystal Lake,血肉果汁機因為《Goldon 太子Bro》專輯獲得許多難能可貴的機會,當中也有許多意想不到的回憶,例如合作台語歌后張秀卿、參加科技公司尾牙、走鐘獎和GQ SUITWALK,Matt 玩笑稱出席時尚場合比表演還累,全都是很有趣的經驗,增加不少胡鬧又綜藝的體會。「建宮蓋廟」是血肉果汁機與樂迷的重要大事,今年的演唱會他們希望粉絲不要拿起手機,用心認真感受血肉團隊「Flesh Juicer Family」在音場、舞台畫面、整體演出氛圍所做出的呈現,在沒有人舉起手機的狀況下,團員們也是第一次更清楚感受每一位粉絲對演出的反饋,也看清楚了台下的面容,有一種「Nice to meet you」的新鮮感。「團隊每個人都一直在變強,我們只是上去才藝表演。」阿霖謙虛將榮耀歸功幕後,〈感謝勞力〉也許是老話一句,卻是他們從一而終的具體實踐。


下個年度血肉果汁機將會休息半年,成員們各自調整自己的步調,阿霖除了血肉果汁機的音樂創作也會和 Matt 投入其他的幕後製作,更得趁機進修新技能,在不同類型的音樂專案中發揮所長,投入自己所愛的事物。而2024 對Bro Time Studio來說應該又是個繁忙的年,Matt 持續進行新的製作也有影音計畫,但他最緊張的其實是半年不演出會更胖,演唱會是他唯一的日常體能訓練。



回顧《Golden 太子 Bro》誕生至今,Matt仍然最喜歡歌曲〈瘋狗〉的快狠準,帥氣的riff 和詼諧的歌詞、暴力的主唱及有趣的MV,讓人們可以好好地在一分多鐘的音樂內認識血肉果汁機,縱使世人可能對這個樂團的音樂有著無端誤解,相信他們也能在瘋狗浪中站穩浪板,享受越浪後的寬闊風景。


攝影:謝菌、劉凱寧

圖文資訊:原文刊載於Bro Time Studio(轉載請註明)


延伸閱讀:


551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mentaire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