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Studio Bro Time

專訪|泡在工作室裡釀的專輯,粗大band的龐克青春和戀愛遊樂園



1. 專輯《難道我是一隻怪獸》的誕生


Bro Time Studio 去年(2022)製作完成的樂團「粗大Band」的專輯《難道我是一隻怪獸》是從2020年夏天〈告訴我〉這首單曲開始的,疫情期間樂團持續醞釀並創作歌曲,2021那年夏天就泡在Bro Time Studio 裡面,反覆琢磨至2022年製作完畢,正式發行。有段期間每到周末,樂團就到Matt的工作室報到,最頻繁曾持續兩個月。貝斯手羊羊及鼓手倪倪約在專輯製作初期加入,現階段的粗大Band 3.0版組合等同在製作期間磨合、通過「鐵血」製作人Matt的考驗後正式換血。而這張共創的《難道我是一隻怪獸》也伴隨樂團走過小型巡迴、大港、台灣祭,及海外演出等時刻。旁人或許很難想像,原來製作人Matt因為欣賞樂團專程跑去認識他們的那個時間點,主唱老盧正因為前代團員決定退團EMO到爆,那一天還不撐傘淋著雨走回家。


🔺粗大Band現任團員由左起貝斯手羊羊、主唱老盧、鼓手倪倪、吉他手建龍組成。右上為《難道我是一隻怪獸》專輯製作人Matt。


2. 音樂回顧:用〈大薯〉闡述成長史、〈難道我是一隻怪獸〉述說堅持


《難道我是一隻怪獸》友情聯手獨立音樂圈頗具人氣的官靖剛、伍悅、魏小,跟伍悅的合作很早就有共識,伍悅對於聲音呈現已有自己的想像,會主動要求製作人想做到什麼樣子,其他兩位則是在製作期中討論出來所需要的歌聲,隨後邀請他們在工作室當場「玩」出這些音樂:「魏小可以完全不暖身直接開始錄製,有一段詞甚至還是臨時想出來的;而官靖剛文思泉湧地寫了八小節的限制級內容,最後被大家不斷刪減。」


專輯歌曲各自成為一個個故事篇章,〈大薯〉帶著粗大Band將風格從band sound 走入pop-rock,對於鼓手倪倪來說,編曲上和原來的粗大Band很不一樣,也對於自己有很大影響。這首歌是製作人Matt最開始曾最想屏除的歌曲,一年後重新看,卻是他在整張專輯中,最能完全發揮自己功能的一首好歌,也做出樂團成員想像外的聲響;〈大薯〉更是吉他手建龍現階段最喜歡的歌,聽著這首歌回望著前面許多年的努力,「就像你前一年還覺得自己是坨大便,隔了一年有所成長。做完這個專輯,好像真的看見了自己的進步。 」貝斯手羊羊則從初期到現在始終最愛〈City Poop〉在腦海呈現的影像畫面,從初識它時的模糊想像到錄製演出的一年後,畫面感逐漸更為清晰而明確,呼應著他對於音樂的想望,也引領著茫然的自己看見光。


時逢專輯一周年,旁人似是也得以看見粗大Band不斷成長,樂團經紀人柏辰說或許〈深呼吸〉最能代表此刻的記憶,歌詞句句重實寫著的正是跟著團員們崩潰又不想放棄的情景。老盧則回望專輯同名歌曲〈難道我是一隻怪獸〉,這首歌依然表現著龐克音樂的核心,「那唱出我們的個性,我們不想跟別人一樣。」,解釋了心底的可愛怪獸仍然騷動著想要叛逆一輩子。


3.日本巡迴


玩音樂的收穫都是和所遇見的人有關的,這一年粗大Band的樂團史有了日本巡演的紀錄,這一趟和日本樂團 See You Smile、Airflip 的共演就此讓三個本是網友的龐克樂團成為好朋友,「大部分的人到日本演出也許是受到當地單位或者音樂祭安排,我們幸運的是以朋友的身分,跟樂團直接做交流。」 See You Smile & Airflip 的個性和粗大Band非常接近,樂團們跳過正式禮節,吃飯時像家庭聚會般熱鬧,即使不懂對方的語言,幹話卻幾乎完全沒有語言障礙,三個主唱前一天開唱前甚至還一起泡桑拿。



海外演出也讓他們親身體會日本場館人員的專業,技術人員在執行時能夠確實掌控架設器材的流程,一次就找到準確位置,不匆促也不浪費時間,音控、舞台技術、燈光等細節也都顯得十分專業,器材維護也很完整。而日本樂迷開始時雖然有點害羞,但當樂團伺機開始了互動,就會跟著變得投入而瘋狂,「有些歌迷覺得他們也是這個演出的一部分,有一起完成這任務的使命感。」可以感受到道地日本龐克文化的痛快。但一路狂奔走來,粗大Band最感謝的還是鐵粉們的不離不棄,很多台灣樂迷驚喜般出現在日本演唱會,還和日本樂迷玩在一塊成了好朋友。



🔺GME全球怪獸快遞粗大BAND從和兩個日本樂團共同巡演開始,自亞洲出發,主視覺則每巡迴一地就畫一隻招財貓,未來目標抵達亞洲印尼、泰國等地,未來期望走向全世界。


4. 一周年的終極專場邀請:戀愛遊樂園,證明自己的成長、或者見證自己的寂寞及徬徨


專輯正式滿周歲,樂團決定在Legacy舉辦名為『戀愛遊樂園』專場作為《難道我是一隻怪獸》的抓周儀式。說來讓人驚訝,粗大band去過不少音樂祭或小型live house,也或有不同形式的樂團共演,但原來戀愛遊樂園是粗大band成團迄今第一次也是最完整的屬於樂團的獨立專場演出。既然要有儀式感,這場演出就乾脆把至今所創作的音樂攤開來呈現,將過去從EP到兩張專輯的創作都拿出來,以現在的狀態去重新述說這些故事,更是現在的團員組合首度一起演練所有樂曲,為了這場演出,五月起他們開始集訓,將練團量提升到以往的三至四倍,也找來音樂總監盯場,並為演出曲目重新編曲,期許自己可以透過這場完整呈現,變得比以前更強一點 。


老盧說過往樂團可能比較專注在自己的表演,但現在已經可以比較自然的跟大家互動,知道什麼時候要做什麼事情,也好好享受表演,演出狀態已經比起過往成長太多;而雖然比起過去前進了許多,邁向前方的同時建龍也省視自己沒有好好空下時間投入音樂創作中,期待接下來可以為音樂本身投注更多。下一個年度樂團成軍正式邁向十年了,前行的計畫在團員腦中貪心地繪製,卻也同時想回頭感謝製作人Matt的投入和經紀人柏辰的勞苦。

一年後的現在,〈留下來陪我〉幾成樂團代表作,因為這首歌很多人知道了粗大Band,在大港開唱伴隨著煙火成為散場的終曲,這是這首歌的浪漫,對樂團而言,也或許更是省視「誰會留下」的情感回望。專場演出前夕,〈好好生活〉MV在此刻推出,以影像和音樂回顧記憶裡疼痛不堪的光景,或者悵然若失,也是對於擁抱現實的提醒:可能我們生活裡仍然還是魯蛇,可是還有粗大band的音樂,緩緩寫下這場龐克青春。




粗大LAND - 戀愛遊樂園:粗大Band 2023年度專場

日期:2023/08/27 (Sun.)

地點:Legacy Taipei 音樂展演空間

時間:19:00入場 20:00開演

購票網址:https://bit.ly/3YPAccY


撰文:謝菌Nana

攝影:謝菌、周柏辰

圖文資訊:原文刊載於Bro Time Studio(轉載請註明)


168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mentaires


bottom of page